眠生

看我头像

高三真让人头秃啊


我再也不想背英语单词搞受力分析看减数分裂了。


等高考完,我一定要用英单3500搞出小黄文,拯救广大考生(吸鼻子抹眼泪)


睡了,明天还要上学


Ps:ao3链接不会翻车哈,我都能看的,看不见的话emmmmmmm自己想想办法毕竟我很难上一次号


我要去考大学了!

明年6.8号再回来!(话是这么说但我也可能寒假会写)

回来了我就是日更!填新坑!

小盆友要有小盆友的亚子,我要好好读术去啦!

感谢这九天涨得两百多粉,谢谢你们喜欢!!!

明年我一定回来好好更,说不坑,就不坑!


好啦,回见啦!

希望你能平安快乐呀♡


冰九 R

上错花轿嫁对郎的番外,放评论里再试一次。

我会搞ao3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福特你搞不了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评论里有链接!!!

甜甜甜!!!
ooc!!!!

被老福特折磨的心力憔悴(叹气)

上错花轿嫁对郎(十)

冰九高亮🌟


非常ooc预警!


似乎有一点点惨


—————————开始—————————


      九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这是沈垣在洛冰河哪里呆了一上午得出的结论。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天知道他现在多么想念那个成日黏在自己身边的嘤嘤怪。虽然这个冰哥不知道为什么也一直粘着他,可这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啊!!!你想有个人笑的一脸开心的绕着你,可你知道他下一秒说不定就会卸了你的胳膊腿,那怎么能知道他到底是喜欢你还是想杀了你啊!!!

     沈垣裹着被子欲哭无泪,好想回去啊……我的冰妹……等我回去一定天天跟你探讨,快来救我啊……沈垣在心里念叨了一百遍洛冰河,最终只是念叨来了那个阴晴不定的魔尊。

     “师尊,醒着就起来吧。”洛冰河信步走来,在他床边坐下,伸手轻抚床被,用不冷不热的语调说话。

     “呃……冰,冰河。”心知自己装不下去的沈垣只好坐起来,被子遮住半张脸,生怕洛冰河看全了他的神情。

      “呵。你当我没见过你吗?怎么,终于在那哭包身边待不下去,来找我了?”洛冰河颇为不屑的嗤笑一声,似在嘲笑沈垣的欲盖弥彰。

      许多年前洛冰河在后山独自练剑,心魔在空中撕开一道裂缝,洛冰河看着裂缝中的景色有些眼熟就穿了过去,谁知道遇见了另一个自己,两人对打一架,他受了伤跑回魔宫,就遇见了那个世界的沈清秋。

      那是个和自己的沈清秋完全不一样的人。他对待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很好,温柔的不像话,那一夜洛冰河躺在那个沈清秋身边,感受着轻柔浪潮般的灵力一股接一股的渡到自己体内,整整一个晚上的温柔,险些要了洛冰河的命,让他就这样沉浸下去。

     可是第二天当这个沈清秋发现自己不是他的徒弟时,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修雅剑直直对着自己,就为了那个哭包。洛冰河不甘心,他伸出手,对着那个沈清秋执拗的说:“跟我走。”换来的只有坚定的摇头,和十指相扣的双手。

      洛冰河没有办法,他憋了一肚子气回到自己的世界,“凭什么”这三个字简直要占据他的大脑。他不管不顾的冲进地牢,抓起那具人彘,近乎疯魔的问他,为什么。

     那个浑身是伤的腌臜男子很费力的睁开眼皮,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得不到回应的洛冰河气上加气,完全忘了自己将人舌头揪掉这回事,只泄气般的两人摁在地上一顿毒打,恨不得将他镶进地板一样的拳头好似雨点落在身下人身上,他顾不得这人是死是活,被心魔控制着心绪,他的双手,只渴求鲜血。

     等到心魔的魔气渐渐散去,洛冰河停手的时候,几乎感受不到沈清秋的呼吸了。他直起身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下这个血肉模糊的人还有沾满鲜血的手,突然很惊慌。他又失控了,每次面对沈清秋,他都不能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心魔剑总是抓住他看望沈清秋的时候加强魔气,让他心绪不稳,让他不停回想往日沈清秋的狠毒。分明只是茶水泼在身上,记忆里却成了滚烫的热水从头淋到脚;分明只是心法错误修炼不成,记忆里却成了灵脉被废灵根被断;分明他将他推下无间深渊时面无表情,记忆中却成了狰狞恐怖的笑容。这一切的妄想,都是心魔作祟。于是每次洛冰河在外不痛快了,都会来地牢里给沈清秋找不痛快。

     他在外边听见众人说他无恶不作是欺师灭祖的魔头,于是他杀了那人全家不够,他还要来地牢里和沈清秋斗嘴,等那人气急了骂自己一句不轻不重的话,好找了借口敲碎他一口银牙。如此多年,以至于洛冰河最后都忘了自己为什么抓沈清秋入牢,只知道日复一日的折磨他。外界的诋毁也好谩骂也罢,杀光了耳根子清净,再来找沈清秋出出气。


      洛冰河的思绪到这里戛然而止,他突然很想知道,每一次他去找沈清秋茬的时候,那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自己每一次发火泄愤的时候,沈清秋害怕不害怕?是不是也想逃离?可是自己从来不给他机会。洛冰河很清楚其实沈清秋亏欠自己的并不是很多,说到底没有他奸佞小人沈清秋也不会有他魔族尊主洛冰河。可是他就是抓着几年前那些破事不放,非要沈清秋陪着自己玩儿。其实这些年来,他从没想过哪怕一点沈清秋的感受。或许这也是方才漠北君说的,沈清秋的魂魄不愿回来的原因吧。


      洛冰河突然想的通透,可又好似被人抽光了力气一般无力无助。这该怎么办,沈清秋的魂魄不愿意回来,他能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魔尊洛冰河竟然鼻头发酸,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给母亲端去米粥时,却发现母亲早已断了气。现在笼罩着洛冰河的悲伤与无助,像极了当年失去至亲时的感受。眼眶酸疼,可是一点点泪水都挤不出来。

      从前他去庙里,那里的僧人给他传教,说佛曰“大悲无泪,大喜无声,大悟无言”那时候他不明白这些道理,可到再次想起这些话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然试过这些事情,早成了佛法的“践证者”。

     

     沈垣发觉洛冰河一直没有出声,抖着胆子喊了一声“冰哥”才好容易将人琮回忆里拉回来。

      经过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和猜测,现代人特有的八卦第六感让沈垣明白招魂这个事情不简单。于是他便猜测既然洛冰河曾经能划破两时空,现在应当也可以,既然这样,他再穿过去把沈九带回来不就得了?

      在一阵“老子真屌”的自我感叹中沈垣把计划说了出来,果然引起后者一阵闪亮的目光。

      两人一拍即合,各自心里都排满了打算。喜悦几乎要充满这间屋子。沈垣看着洛冰河那样高兴,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顺着尾椎传向大脑。

      “看来九哥的菊花,也是保不住了。”


Tbc.

每次都是晚上发真的很抱歉呜呜

我快开学了,作业还没写完,压力好大,好怕考不上大学呜呜呜

这几天可能大概不会更了,我得去搞搞我的成绩了,真的很抱歉

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但是有的我真的不晓得怎么回……总而言之还是谢谢你们喜欢这个文(我真的超级感谢各位但是我也是真的语言无能(落泪)

其实我还想开个新坑现代的那种但是我,没时间了呜呜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收手机……

希望大家能开开心心的,好好读术啊!(游乐娃子梗)


上错花轿嫁对郎(九)

冰九高亮🌟


非常ooc预警


————————开始——————————


 


       难得的一夜好眠。

       想来这大概是自被洛冰河抓住,沈九第一回睡得安稳觉。

       他睡眼惺忪,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因为睡得太舒服,以至于等到敲门声响起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哪儿。

      “师尊,你醒啦!”洛冰河端着托盘走进来,盘子上是他喜欢的皮蛋瘦肉粥。粥的香气很快勾了沈九的魂,他太长时间没能好好吃顿饭,在地牢里的时候,那些看守的侍卫们能记得丢给他一块发霉的馍馍就算是大恩大德了,更何况是现在面前这碗,热气腾腾,一看就是人用心熬出来的粥呢。

      沈九毫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洛冰河见他这样只是笑,手上端了粥坐到他身边,挖了满满一大勺,轻轻吹走热气,凑到沈九唇边,说:“师尊,啊——”

      或许是这粥太诱人,他竟真的微微凑头,张口将勺子含进嘴里。

      白米煮的很烂,入口即化的绕在舌边,柔软的感觉直冲心底。肉末也搀得恰到好处,不筋不腻很有嚼头。皮蛋弹滑,香菜细碎,每一口都让人眷恋,等到一碗食尽,沈九意犹未尽的抬头看到笑盈盈的洛冰河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他喂了整碗粥。

       认识到这个事情的沈九非常迅速的红透了耳根,他微微偏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个洛冰河。

       他们关系真好。沈九心里想着,面上却不说,任由酸水将自己埋没。

       “师尊,今早我去见了尚师叔。”洛冰河牵起沈九的手,轻轻摸搓,“他说想看看你,要让他来吗?”

       尚清华?他来做什么?沈九很清楚的记得这人是投奔了魔族的人,按理来说是苍穹的叛徒。可是现在看来,那人好像并没有遭人唾弃。沈九心中绯腹,却又想到,这个世界的自己不也是没有被众人厌恶吗?说不定他们两个是什么朋友。既然如此,那就非得见一面了。

       洛冰河不知道自己师尊心里这样七拐八拐,只看到他轻轻点头,于是喜笑颜开的告诉沈九:“那我去找他,师尊且等等。”说完就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竹舍。

      本想着趁这一会儿理一理头绪,谁知道沈九刚刚打开脑回路洛冰河就回来了。准确的说,进来的人是洛冰河带回来的——尚清华。

      ……你们两个一开始就打算好了吧还有你不要一副我要强了你的小媳妇扭捏表情啊喂!

     “黄,黄瓜兄!”尚清华首先打招呼。

     “什么?”沈九面色不善的瞪他。

      !天啦这果然是九哥是我儿子耶!不过等等九哥你怎么在这里啊冰哥呢!!?尚清华忍住心中的一串吐槽,咽了口唾沫开始背台词:“沈清秋,你,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他话还没说完,只见沈九刀子一般的眼神飞了过来,似乎要这样撕碎这个破坏他美好幻想的敌人。

       尚清华怎么会知道?沈九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攥紧了拳头,地牢里种种不好的回忆几乎一瞬间涌上心头。

      如果这个事情被别人知道了,那他是不是还要回到曾经暗无天日的时候……还要遭受那个洛冰河的欺凌侮辱,还要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待上数不尽的年头,独自面对所有痛苦。

     不行,不行,这个世界这么好,凭什么他沈九就要退到黑暗里去?!这里有清静峰,有苍穹派,还有岳清源……要他回去,不可能!!!

      还没等尚清华看清楚,修雅剑已然停在颈间。

      “九,九哥?你你你……”尚清华惊得几乎说不出话,可吐槽的毛病没变,心里还琢磨这,九哥就是九哥,从来不ooc。真不愧是亲儿子。

        但是为了性命着想,他还是喊了出来:“洛冰河啊!!!”

       说那时迟,那时快,尚清华声音刚落,洛冰河就已经站在沈九面前。早晨那个温柔体贴的洛冰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鲜红的天魔印和阴沉的面色。

       “你是谁,我的师尊呢。”

       沈九看着这个像极了另一个洛冰河的洛冰河,面色不善的询问自己另一个沈清秋的事情,心中的悲凉竟一时间压过了恐惧。


TBC.


各位还记得梦魔吧……冰妹看了九儿的梦,发现这不是他的垣垣。他一早就去找尚清华准备搞事了。


呜呜我的九儿有一点点可怜呜呜


昨天的你们都在说冰哥好惨,哼,他该!


上错花轿嫁对郎(八)

冰九高亮🌟


ooc预警!


    


      清静峰的夜晚总是很安静。

      夏末清秋的季节,聒噪的知了哑了声响,只是偶有飞虫经过时带来一阵夹着嘈杂的微风,除此之外,唯有浮尘在夜间耸动。

      沈九躺在阔别许久的竹塌上,听着身边那人均匀的呼吸,眨眨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很清楚,身侧的这个洛冰河,不是他的洛冰河。

     这孩子每一次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那眼中的清澈和温柔都亮的刺眼,那是不会属于他的洛冰河的眼眸。就算属于,也在十几年前就被自己亲手毁灭了。

      不知为何淌下的泪水被这孩子温柔抚去,那个时候沈九就想,自己这个身子原来的主人,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吧。他一定很厉害,做到了自己没做到的事。这个洛冰河被保护的这样好,一颦一笑都和自己心里想的一样,那样的谦谦君子,那样的温润如玉,倘若自己没有毁掉洛冰河,那他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的?会在自己受伤的时候焦急,会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担忧,会用很温柔的声调叫自己师尊,会很听话的任自己抚摸,会眼睛里面没有什么宁婴婴崔艳艳的,只有自己。

      不过终究只是一个倘若,任凭他沈九怎样幻想也不会有结果。

     

      当洛冰河很自然的要爬上床时,沈九愣了一下。

      关系这么亲密吗?为了不让这个洛冰河发现破晓,沈九不动声色的挪了挪位置,算是默许他的爬床行为。

      心头有些发酸。沈九仰面躺着,不愿意闭眼。他害怕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就会看到肮脏的地牢墙面,就会发现自己的身边只有月光浮动,方才种种,不过大梦一场。

      可是他又急切的想睡着。可能这样急切的睡了,再赶紧醒过来,就会发现其实地牢才是一场梦,这里才是现实,所有死亡与鲜血只是一场有些久的噩梦罢了。

      这样两边挣扎的感觉不知不觉间耗光了他的力气,当洛冰河伸手将他揽入怀中时,沈九终于忍不住,在这昏沉的温柔中合上双眼。


————————另一个世界———————


      “师尊,你醒了?”洛冰河疾步过去,把餐盒格外桌上,很自然的坐在床边,把沈垣扶起,舀了一勺米粥送到他嘴边。

      “嗯……冰……冰河,我现在不想吃。”沈垣尽力把自己缩离洛冰河,垂着眼睛不敢看他。

       自己分明只是和冰妹四处晃悠的时候昏倒了,为什么一睁眼看到的是冰哥啊!!!这也太吓人了吧!!!

      “师尊没有胃口吗?”

       ……不是没有胃口是冰哥你这个笑嘻嘻的样子吓得我胃袋萎缩了啊!!!

       感受到下颚突如其来的的凉意,沈垣瞪大了双眼,难以控制的转向洛冰河。

      “不如……我来喂您吧?”


Tbc.

沈垣: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九哥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沈九:我也不想看见那崽子,心疼。


总是晚上发真是抱歉……

今天似乎又有一点ooc……

呜呜呜。

现在这些都是剧情需要,请各位爷耐心往后看呜呜呜。好汉请留步啊!!!后面更精彩!!!


     

    


上错花轿嫁对郎(七)

说倦了。

      话又回到沈九这里。

     

      他看着眼泪止不住的洛冰河,突然没了脾气。满脑子只有“怎样才能让他停下”这一个念头。他看着洛冰河哭的那样凶,竟从心底生出几丝疼痛。

     这疼痛没来由的扩大,让他昏了头,竟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洛冰河。

      莫非他是真的觉得对不住自己么?这次不会再让自己断胳膊断腿了?可是长达八年的地牢经验告诉他,不要相信洛冰河。越是抱有希望,最后就会越痛。等到身体麻木了,还会发现,洛冰河还有能耐伤到自己的心。

     在地牢那些年,很多时候沈九都是一个人度过的。消磨时光的方法没有什么,只能是回忆过去。在过往云烟里寻找自己喜欢的片段,咂摸那些搞不懂的片段。可是这个时候他又发现,他的过去,大半都和洛冰河有关。那个人的一颦一笑,一声声师尊,一次次行礼,原来都在记忆里扎了根。

     沈九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他踏过地狱而来,手上有很多人的血,想一想曾经为了活命而做的事,那些低声下气,那些苟且偷生,那些小人行径,每次看到洛冰河时,那些他以为早该被封存的记忆都会一股脑涌上来。用鲜明的事实告诉他:你不配。

     所以每当沈九看到洛冰河那张好似充斥着光的笑脸时,总会下意识的低下头。好像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他不干净一样。

     可是上天偏要给他沈九转机。

     那天洛冰河不知为何高烧不退,偏生木清芳出门在外,沈九无法,只能自身前往。他虽不是专修医术,但好歹略懂一二,可是探到脉搏那一刻,他真希望自己从来不会医术,哪怕是单纯的把脉,他也不想学会。这样单纯干净的人,怎么会有魔息呢?可是手指底下的脉搏跳动,一下下,都彰显着这孩子魔族的身份。

      沈九自问不是什么好人,可他在苍穹这些年,耳濡目染的,都是魔族的种种劣性。和所有修仙的人一样,他与魔族不共戴天。

      他低下头,看着洛冰河还未长开的清秀眉目,看见那人眼睑微颤,听见那人哑的不成样,却还是喊他:“师尊。”那个时候,沈九就明白,自己是非做这个恶人不可了。

      于是他低下头,很认真的吻了吻洛冰河的眉心,这里没有人,就算有,或许他也会这么做。他用很温柔,很真诚的话,对洛冰河说:“师尊在这里,师尊会一直在,不会离开你。”话到最后,他自己都没发现声音的颤抖。

       高烧不退的洛冰河不知道听进去多少,只是在睡过去之前感觉有水珠滴在脸上,其他种种,再不记得。

      沈九医好了他的身体,可是从那以后,洛冰河明显感觉,师尊变了。

      他讨厌自己,讨厌的不加掩饰。

     洛冰河不知道为什么,清静峰的其他弟子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全天下都以为,他沈九嫉妒成性,连自己的徒弟也要毁掉。

     面对这些,沈九从来不说话。他怕自己会软弱,会一不小心说出来,然后毁了那孩子一生。

     我自己已经陷入地狱了,不打算拉个垫背的。真的假的,对的错的,我都认。只要……只要。

      世人都道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小人姿态,心狠手辣,嫉妒成性。可是没人知道,他有一个,拿命去换的宝贝。

     沈九在牢里想着这些年做的决定,说实话是很后悔,早知道想一些别的两全的法子了。现在这样,真的很疼。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时间久了麻木了,就是被敲碎牙齿的时候,也不觉得疼了。

     他想了想洛冰河这几年从没被别人伤到过,那自己做的这些决定其实也挺值了。这么一想,竟然有些开心。他甚至哼起来曾经的曲调,谁知道下一刻,他就等来了提着玄肃的洛冰河。

      “……多亏了你那信,要不然我还真弄不死他。”洛冰河把断剑甩到他面前,坐在一张贵妃椅上等着看好戏。

      岳清源,是七哥。

      是小九没有等来的七哥。

      是在沈清秋被万人唾骂时护着他的七哥。

      是尊重他,爱护他,什么都由着他的七哥。

      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就冷成尸体的七哥。

      是为了救自己,为了那个好多年前的约定,要来找他,带他离开的七哥。

      是为他而死的,岳七。

      沈九忘了自己那天的所有行动。好像是魂魄死了,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重新有印象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后悔。

      早知道,他死都不会写那信。

      早知道,一定要早一点和岳清源说对不起和谢谢你。

      早知道……

      他就不要喜欢这畜生。

     沈九好容易从回忆里头脱身出来,他看着洛冰河,现在那人竟然还在哭,而且还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鬼知道这表情有多搞笑,害得他差点笑出来。

     洛冰河看着他,抹了把眼泪,而后伸出手,也摸了摸他的脸。

     “师尊……你怎么哭了?”

Tbc.

没有成功在十二点之前发我真没用,呜呜呜!

开头小九心疼是因为(六)里面冰哥心疼……还记得他俩魂魄融合这个事情吗?有感应的。ooc我不管!

悄咪咪冒泡

晚上会加更一章


尽量长点


百粉好快乐٩̋(๑˃́ꇴ˂̀๑)


等到五百粉的时候搞一个点梗玩叭!


上错花轿嫁对郎(六)

臣妾(误)倦了。

这一章是沈垣和冰哥

     魔族地界向来冷清。

     洛冰河垂头看着躺在榻上的人,不自觉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

     自招魂到今日,已有半个月的光阴了。

     洛冰河问过漠北君这是怎么回事,然而漠北君只是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那能怎么办,只有等着了。

     于是半个月无微不至的照顾,盼星星盼月亮,终于让他看到小九的睫毛微微颤抖了。

     动了动了!!!他动了!!!洛冰河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激动,面不改色仍是冷冰冰的坐着,等待沈九睁开眼。

     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我……是冰河吗……沈垣有些费力的张开眼睛,就看到魔宫暗黑色的天花板。

     唔,冰河把魔宫重新装修了?色调好怪。

    沈垣这么想着,转转眼睛,就看见冷着个脸坐在那边一言不发的魔尊。

     这孩子……不嘤嘤了?

     “冰……冰河……”沈垣很费力的叫出声,才发现自己嗓子哑的厉害,于是道:“水。”谁承想洛冰河在听见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脸上爬满了惊悚——他,他,沈九这个人他叫我,叫我……冰河?复活一次脑子坏掉了?但当他听到床上的人说要水时,还是伸出胳膊拿了杯子,递给他。

      惊喜总在下一刻。

      沈垣浑身上下没力气,只好微微探头,就着杯子喝了几口。鲜红的舌尖偶尔探出,把水珠卷回口中,这种样子让人看了难免不生出邪火来。洛冰河跟着他的动作舔舔嘴唇,却只是把空杯子又放回桌上,没有下一步动作。

     开玩笑,好不容易搞回来的人,身子这么弱,他可不想让自己半个月的辛苦就这么功亏一篑。

    不过话虽这么说,洛冰河还是很纳闷沈九怎么能这么乖这么听话。温温顺顺的模样像极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绵羊,一点也没有曾经那狡诈的狐狸感。

     沈垣喝了些水,感觉清醒了些。他微微偏头,轻声问道:“我睡了多久?”

     洛冰河愣了一下,回答:“半个月吧。”这人自己自杀一点印象都没有吗?还问睡了多久?傻了?

     沈垣点点头,没说话。不过没一会儿,他却向洛冰河伸出手,示意他过来。

     半个月啊……怪不得这孩子这么冷漠。怕是给他吓住了,以为我回不来了吧。哎……

     洛冰河摸不准他要干什么,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没想到被沈垣搂住了脖子。毛茸茸的脑袋就在自己的颈窝那儿搁着,洛冰河本是心中戒备怕沈九突然又来那么一下,谁知道沈垣一只手给他顺了顺毛,另一只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还告诉他:“别怕,我不走。”

      天知道魔尊差一点就热泪盈眶了。他突然感觉浑身的力气和戒备都被这一句话冲的烟消云散了。他也伸出手,搂紧了沈垣,然后强压下鼻头的酸涩,喊了一声:“师尊。”

      沈垣丢了力气,闭上眼睛又睡着了,没有听出来那句师尊里面,有多少复杂的情绪。

      洛冰河把沈垣的手塞回被子里,细心掖好被角,而后灭了寝灯,走出宫门。

    不知为何,他走到了一片竹林前。这是他曾经为沈九种下的。魔界难生长,他就让人一天一换。为的就是哪天沈九出来了,看见这竹林,能稍微开心些。

     他伸出手抚摸一根竹子,湘妃竹的手感还好,挺像他心里的那个人的。

     世间都道魔尊滥情,后宫六百多人夜夜宠幸,实际上却没人入得了他的心。当年洛冰河听见这话就想说,你错了。有一个人,有一个人在当年的惊鸿一睹入了他的心,后来无论怎样世事变迁,那人都不曾走出来过。

     洛冰河知道自己是该恨他,可是又应了世间那句话——爱之深,恨之切。

     如何能忘?当年清静峰峰主折扇清风,亭亭而立,树影斑斓,阳光洒在他身上,流进他心里。

     洛冰河靠着一根竹子,把脸埋进手掌之中。

    “像又怎样?你不是他啊……”

     这话轻的好似一阵风,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飘到另一个世界的沈九心里。

Tbc.

沈垣:???

沈九:……

冰妹:呜呜呜呜呜!

冰哥:……嘤。

冰九

我不行了,再搞一次。

走外链吧

这是那啥。那啥懂吧,就是那啥。

abo相关,非常ooc,为了那啥而那啥的那啥。

走一个!

连接在评论!非常感谢提醒我的小朋友呜呜呜,第一回搞不明白程序,下回就晓得了!!